第64章 ,引君入瓮空营后(四)
书名:梦境源力二 作者:食无言 本章字数:2256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18 22:12:31

“你是主将,切不可贸然犯险。”关羽劝道,“这被俘之人,就由哥哥来装。你哪问天枪,敌人多有不识。我这偃月刀,一看就能知道是我被俘,哪,哪啥……”

“哪啥也不能让大哥去犯险。”张辽一转身,“张信听令。”

张信跪地,道:“末将在。”

“给你十骑,速去伪装。廖化这特种小队,战力先不论高低,伪装变化之术,确实是顶尖的水平。这次由你假扮麹义,务必处处小心。”张辽道。

“末将领命。”张信退出大账。

便听这账内有人道,“文远,你看……”

“文远,哥哥看你伤得不清。务必……”

张信心道有戏,自去领装备化妆不提。片刻之间,整个队伍已经准备完毕。已经被打扮得和麹义有九分想似的张信,感叹这特种作战的理念,居然已经被张辽和廖化两个人,深化到了这个时代,可以达到的顶尖水平。

特种大队,目前已经招募了四个连大约500人的样子。为了区别于传统的部、曲、屯、队的普通兵种,张辽干脆用现代军事编制来配置队伍。编制不一样,叫法不一样,特种大队的每一个人,便都有一种我们不一样的感觉。

特种大队,下辖四个连。分别是负责情报工作的神令连,负责暗杀偷袭的鬼萌连,负责装备防御的尖善连,负责强杀攻坚的钢将连。好多人不适合拼杀打仗,却能在这样的特种连队中找到自己的位置。

比如先前特种大队选拔出来的刘存等人,现在已经是鬼萌连的排长。除了带领一支善于变化的队伍,他自己这一手易容化妆之术,简直是出类拔萃,

这假麹义,只要不说话,若不是身边至亲之人,谁能分得出来。

再给张信配上几个善于伪装的特种士卒,这只反突击小队,便已成形。这边刚刚才弄完,哪边“滴溜滴溜”,一马驼着一人,便从营角冒了出来。

这人全身五花大绑,身上血迹斑斑,可不正是我们的关羽关云长大人。看上去绑得结结实实,其实这活扣就留在他自己手里,只需要轻轻一拉,便能重回自由。

大家齐声喊道,“关将军好胆色!好气魄!”

这队人马就此成形。假麹义手提问天枪,挑着布包着的一个假人头,三三两两簇拥着关羽,便上路了。

张辽火速点齐剩下的大部队,吊在后面差不多一两里的位置,保护着这一小支自己的心肝宝贝前行。这边神令连飞马传书廖化去了,也不知道廖化这次带出去的一部分精锐,能不能赶得回来。

只要没有上帝视角,谁也想不到,张辽借这大胜之机,脱离了曹操的大部队,竟然要来强杀颜良。

张信穿林过河,天色渐暗。刚刚拐过一个山角,眼前一座大营,正驻扎在一条大河之旁。大营占地极广,营账层层,一看就至少就是一两万人的配置。营后有一小城,一望而知,也许就是目的地到了。

果然一个士卒附耳过来道,“颜良的大营,已经到了。”

这十来人不急不缓,慢慢走出山谷,直接向哪大营走去。走到近处,苏唐这才算开了眼,什么才是主力部队。这大营以巨木为门,整个一圈,都有拒马鹿角,防御外围。内中巡营之兵,层层叠叠。越是往前,张信这几个人,便越是显得势单力薄,以卵击山。

一股巨大的心理压力,扑面而来。

做做计划容易,真到了这搏杀之时,就连强如荆轲,也会古井有波。

可惜开弓没有回头箭,自己制定的计划,含着泪也得做完。张信在这里胡思乱想,眼看已到了这营门之口。

“来者止步!”角楼上的士卒大喊道。

这一队黑甲军,不过十来人,守卒显然不认为这群人能有什么威胁。

“我们是麹义将军部,有紧急军情。请速通报颜良将军。”这善于伪装通晓言语的士卒立即上前喊话。

“麹义将军,你我部并无相互管辖关系,匆匆到来,可有主公将令。”角楼上一人喊道。

“我家将军,斩了张辽,活捉了关羽。人困马乏,死而后生,还有紧急军情,必须面呈颜将军。”士卒再喊道。

“哗”的一声,角楼上的守卫几乎炸了起来。

斩张辽,擒关羽。

这若是真的,这位麹义将军,哪实在是不得了的猛人。

三言两语后,一人下楼,速报颜良去了。剩下的人对峙于这营门之前,大眼瞪着小眼。哪红马之上,绑着一人,脸色红通通的,倒是有些像哪传说中的关羽关云长。这为首一人,黑衣黑甲,拿着一杆长枪,挑着一个布袋,难道里面装的是张辽的人头。

这营门之外,张信关羽心中,也是七上八下。成败与否,就看这营门是否能被骗开了。

片刻之间,传令兵飞马而回。

“将军有令,有请麹义将军一人,带着俘虏前往相见。其余人等,劳烦就在营门等候。”这传令兵大喊道。

“开什么玩笑!我部人人带伤,急需修整,你居然敢阻拦我们!”张信这边喊话之人大怒道。“耽误了军情,你们可吃罪得起?!”

这颜良军果然有高人,怕这其中有诈,居然只放麹义一人进去。连护卫都没有了,这一进去,再有万夫不挡之勇,只怕也是羊入虎口。

“在下只是奉命行事,决不敢阻拦军情。”这传令兵大喊道。

而此时的张信,终于清醒过来。

怕则怕矣,但是万千机会,就看这一瞬间。

“退!”张信用沙哑的嗓音道,“退后三百尺,静静等待。”

说罢接过关羽的大刀往马上一横,自己用枪尖把云长的马缰一挑,不再言语。意思是如此这般,总可以了吧。

巨木制成的营门缓缓打开。

张信关羽,两人两马,踏步向前。

天热渐暗,营中几排灯光亮起,似乎是迎接凯旋的将军。

除了巡营之人,早有人闻讯而来,夹道相迎,倒要看看这斩张辽擒关羽之人,是何等英雄人物。

哪大营中一时间人声鼎沸,无论大将士卒,人人驻足观看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