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章 操阵莫问风波恶(一)
书名:梦境源力二 作者:食无言 本章字数:2213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18 22:12:31

黑羽卫的箭路,十分刁钻,有的直射每个人的要害,有的封锁你要前进的线路。甚至还有一组,专门齐射,负责阻击某一个定点的目标。苏唐和清浅,看得触目惊心,这哪里是在训练,这简直就是在拼命。

苏唐和清浅看得惊心动魄,场中训练的七人,却并没有他们想象中这么危险。

隐门七俊,长期训练之下,配合默契,进退有法。七人并不散乱,甚至有些互为后背的味道。大家互相掩护,互相支援,在城墙梯步上上下下,有如一条游龙。

除此之外,几人的本命爻兵,被发挥到一个新的境界。虽然禁止了阵法和爻数,就凭兵器本身,拿来当个挡箭牌还是不错的。七爻兵之中,倒有好几样,拿来挡箭十分顺手。比如这烂柯谱和凤攒扇,面积大材质坚韧,只需要挥挥手,便能扫落一片。

所以即便哪黑羽卫,箭发得像流星一般,却难以突破这小小的一层屏障。

看这大家的进步,明显是长期苦练的结果。就连庞老将军,也微微点头,似乎也认可了场中训练诸人的努力。一两百个上下后,老将军大喊一声,“停!集合!”

苏唐和清浅,站在城门口上,注目肃立。

全力集训队员,以最快速度,跑到庞老将军前面,整队集合。

“立正!向右看齐。向前看~稍息。”七人如一人,动作整齐划一,为首一人再次大喊一声,“全体到齐,请指示!”

苏唐和清浅顿时恍然,这哪里是什么修者的特训,活脱脱就是一个现代特种部队的集训现场。若不是这高大古朴的城楼,二人还真以为自己回到了军区,回到了部队的训练基地。

“不错不错,今天的训练,勉强还有些样子。”庞老将军从每个人的脸上看过去,既是嘉许,也是鼓励。这一群隐门弟子,本以为是温室中的花朵,没想到还一个个,真能把这严格的军事训练,给坚持下来。

“向右转!”庞老将军发令道。

全体队长,整体一步到位,转身对着城门口。这个位置,有刚刚归队的清浅和苏唐。

庞老将军轻轻一抬手,把拳头一捏。

“保家卫境!杀敌从军!一不怕苦!二不怕死!”训练口号破空而出,直冲云霄。

“哦哟,大家看看,这两位是谁?”庞老将军调侃道。

左边的这位,当然是清浅。清浅还好,一日之中,无论如何,要进来和大家合练一次。折合境内的时间,倒还算得上一周要训练个两三天的样子。

而右边的这位,大家却有些疑惑,按理说明明是彩衣双俊之一啊。

若是苏唐的境界再高些,有了变化之能,大家对他这外貌的改变,就不会有什么问题。但是他明明上次,还是一个修行之门都还没有碰到过的小兄弟而已。

所以这位青年男子,虽然廋了一点,倒也有几分英俊潇洒,卓尔不凡。但是大家关心的可不是这个问题,哪个曾经和大家同生共死的苏唐,苏小兄弟,哪里去了?!

特种小队不是菜市场,什么歪瓜裂枣,也都能带进来。

唯有庞老将军,看破而不说破,笑眯眯的望着二人。

苏唐“啪”的一声,就是一个标准的立正,以洪亮的声音高声道,“实习士卒苏唐,请求归队!”

清浅双臂一合,也是“啪”的一声站得笔直,“实习士卒白清浅,请求入列。”

“好。”庞老将军轻轻一击掌,隐门七俊这才纷纷鼓起掌来,欢迎二人的归来。苏唐和清浅,一个并没有脱离训练,当然只是请求入列。苏唐却已经耽搁了太多的时间,请求归队,既是态度也是标准。

大家已经听出来了,这声音,这气质,绝对是苏唐。但是他这外形容貌,为何变化这么大?大家可真是没有谁能一下子就猜出来。

军纪森严,大家鼓完掌,立即恢复到站立的姿势,只看庞老将军这脸色,必然还有下文。

“归队,当然可以。”庞老将军点点头道,“不过,你们一个错过了集训,一个错过了时间。想要归队,必须通过考核。就在刚才,你们的队友,已经全部完成了训练考核。所以,接下来,你们两个必须完成考核,才有资格归队。”

庞老将军刚刚说完,大家都是一愣。开什么玩笑,就比如刚才哪最后的箭雨测试,他们七个,配合无间,也只算勉强完成。现在只有苏唐和清浅两个人,也是这么多黑羽卫吗?!

“听清楚了吗?”庞老将军并不给思考的时间,大喊道。

“听清楚了!”两人没有丝毫犹豫,赶紧回答道。

特别是苏唐,军人世家出身的熏陶这一刻表现得淋漓尽致,平时多流汗,战时少流血。既然已经决定在这个易数之境中做一名特种兵,那么无论多么困难的考验,只能坚决顶上去而已。

“好,第一个科目。负重跑二十里,先热热身吧。”庞老将军话音刚落,只听“哐”的一声,几位士兵已经把一根圆木扔在了演武场上。

“哦~”隐门七俊差点惊呼出声。刚才他们明明是三人一组,其中有紫瑶和程璇的还多一人。完成这圆木跑的项目,都非常吃力,怎么到了苏唐和清浅这里,就变成了两个人。

人数少一半,重量不变。

这体能训练,可不允许使用任何的阵法,爻数,功法和身法,全靠自己长期训练打磨和意志力硬抗。

“报告教官!”程璇高喊道。

“讲!”庞老将军转头一瞪,心道报什么报。

“见习士卒程璇,请求和队长一起完成考核。”程璇上前一步,昂首说道。程璇年纪最小,只是个半大小人,平时即便说错话,也没人罚他。所以大家但凡有什么意见,先让他探探口风,倒是极好。

“哗~”给他答案的,是一道雷爻,轰在程璇的身上。程璇被炸得一脸焦黑,根根毛发如同鸡窝,全身上下衣服都变成了破布。

这一下顿时鸦雀无声,苏唐清浅,赶紧大步跑向圆木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